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網站列表 > 案例評析
前罪剝奪政治權利期間犯新罪應如何數罪并罰
來源:轉載中國法院網    作者:原作者    時間:2017-07-21 16:12:15    共閱讀:

   裁判要旨

  新罪判決尚未生效之前,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尚未執行完畢的,并罰時在判決主文中不予列明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起止日期;已執行完畢的,新罪判決中無需再數罪并罰。 

  案情

  藍洪良曾因犯盜竊罪、搶劫罪,于2005年8月16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七年,并處罰金17000元,剝奪政治權利三年,服刑期間減刑七年五個月,縮減剝奪政治權利一年,2014年12月17日刑滿釋放,其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為2014年12月17日至2016年12月16日。2016年8月22日,被告人藍洪良將約0.1克海洛因賣予靳松吸食,獲款100元。同月26日,藍洪良因吸毒被抓獲,到案后如實供述尚未被掌握的前述事實。

  裁判

  重慶市銅梁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藍洪良販賣少量毒品海洛因給他人,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藍洪良系累犯,依法從重處罰。藍洪良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從輕處罰。藍洪良在主刑執行完畢后,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又犯新罪,應當對新罪作出判決,與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刑罰并罰。判決:被告人藍洪良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其曾犯盜竊罪、搶劫罪被剝奪政治權利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剝奪政治權利二年;違法所得100元予以追繳,上交國庫。

  藍洪良不服一審判決,以一審判決量刑過重為由提起上訴。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判決: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中決定執行刑罰部分,即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剝奪政治權利二年;維持一審判決第一項中販賣毒品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及第二項,即被告人藍洪良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1000元;違法所得100元予以追繳,上交國庫。

  評析

  案件爭議焦點是前罪主刑執行完畢后,被告人在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執行期間又犯新罪,在數罪并罰時應如何計算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剝奪政治權利刑期。

  1.新罪生效前,前罪未執行完畢剝奪政治權利刑期不中止執行

  從立法規定來看,刑罰中止應以法律或司法解釋為依據,但法律或司法解釋對于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中止執行的情形未做明確規定,《最高院人民法院關于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犯新罪應如何處理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規定:“一、對判處有期徒刑并處剝奪政治權利的罪犯,主刑執行完畢,在執行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期間又犯新罪,如果所犯新罪無須附加剝奪政治權利的,依照刑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數罪并罰。二、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從新罪的主刑有期徒刑執行之日起停止計算,并依照刑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從新罪的主刑有期徒刑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繼續計算;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效力施用于新罪的主刑執行期間。”

  從實踐層面來看,被告人被羈押后至新罪生效前,新罪判決處于待定狀態,即被告人新罪成立與否及有罪刑期不能確定。如新罪生效判決宣告無罪,將被告人羈押期間不計入前罪剝奪政治權利執行刑期的做法顯然不利于被告人;如判決新罪成立,由于裁判文書尚未送達至被告人,生效日期亦無法明確。同時,被告人在被羈押期間,政治權利的行使并未受到完全的剝奪,依然具有言論、出版、選舉權等政治權利。本案中,藍洪良犯新罪被刑事拘留,因新罪判決尚未生效,無法確定新罪主刑執行之日,因此不能按照《批復》規定停止執行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即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仍在繼續執行之中。

  2.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已于新罪判決生效之前執行完畢,則無需數罪并罰

  前罪與新罪并罰時,應如何計算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批復》并未作出明確規定。被告人因犯新罪被羈押至新罪判決生效期間,對于剝奪政治權利的并罰會存在兩種情形:一是新罪判決生效時,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已執行完畢,因此新罪判決無需再根據刑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進行數罪并罰;二是新罪判決生效時,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尚未執行完畢,則應根據《批復》的規定,從新罪判決執行之日起停止計算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與新罪判決確定的刑期實行數罪并罰。本案即屬于第一種情形,被告人藍洪良在新罪判決尚未生效之前,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已執行完畢,故新罪判決中無需再實行數罪并罰。

  3.一審判決對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并罰的應然表述

  在新罪判決尚未生效之前,對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執行完畢與否尚不能確定。因此,一審判決關于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的并罰表述就處于不確定狀態。為解決這一問題,針對新罪判決尚未生效之前,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尚未執行完畢的情形,可以考慮一審判決在對前罪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并罰時,在判決主文中不予列明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刑期起止日期,在括號注釋中用“前罪尚未執行完畢的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的刑期從新罪主刑有期徒刑執行之日起停止計算,從新罪主刑有期徒刑執行完畢之日或假釋之日起繼續計算”予以備注說明。

  本案案號:(2016)渝0151刑初433號,(2016)渝01刑終1048號

  案例編寫人: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陳 超 黃 晨

扑克麻将牌哪里有卖 福建福彩快3数据专家 陕西快乐组三预出号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网 今日金7乐历史开奖结果 三分时时彩计划群 青海快3开奖查询 怎么下载吉林快三走势图 福彩快乐12开奖公告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快乐赛走势